1. <rt id="wbrz8"></rt>

      據芬蘭公共廣播公司Yle報道,中國極地研究中心曾在2018年對芬蘭北部凱米耶爾維(Kemij?rvi)的機場提出了購買與租賃的請求,以便飛越北極并在北極其他地區開展研究活動。極地研究所所長張俠和國家海洋局極地考察辦公室主任徐世杰率領談判代表團與芬蘭進行了協商。然而,奇怪的是,代表團中還有一名中國駐赫爾辛基大使館的軍事武官助理李杰少校。

      芬蘭國防部以安全為由迅速阻止了該交易的推進,原因是該機場與Rovaj?rvi炮兵練習場之間的距離十分近。

      如果中國實現了這一計劃,中國將準備花費4000萬歐元來擴建跑道,以容納重型飛機。此外,還將建造新的機場大樓與研究設施。隨著北極地區地緣戰略重要性的提升,中國希望繼續參與到北極事務之中。一座位于Kemij?rvi的大型機場與研究站將鞏固中國的“冰上絲綢之路”建設,“冰上絲綢之路”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組成部分。

      加強北極科研能力建設是實現中國北極雄心的重要組成部分。除了解氣候變化對中國農業、經濟與天氣所造成的影響外,北極研究還將為軍事后勤提供支持,并為極地軍事技術的發展做出貢獻。例如,在其戰略核潛艇部署至極地冰層之下前,中國需要更多關于地表及以下與極端環境中的研究數據。這些數據還將支持中國自己的衛星導航系統——北斗二號的發展。簡而言之,談判代表團中有一名軍官是不足為奇的。

      自稱是“近北極國家”的中國在北極圈附近修建研究站的機會似乎越來越少。由于北極八國中有五個是北約國家,這些國家有可能將減少中國在關鍵基礎設施領域進行投資的機會。盡管格陵蘭是丹麥的一個自治領地,但它對中國更多地參與當地活動表示歡迎,因為他們認為這有助于格陵蘭從哥本哈根獲得獨立,但中國在該地設立研究站的計劃并未實現。此外,丹麥人曾在2016年拒絕了中國試圖購買格陵蘭一個廢棄海軍基地的請求。

      似乎俄羅斯非常珍惜中俄迅速發展的戰略伙伴關系,但它不希望中國在北極地區擁有強大的影響力。因此,兩個大國之間的關系仍然十分復雜。

      因此,芬蘭似乎成為中國在北極地區唯一可能的伙伴。事實上,中芬建交已逾70年,期間兩國關系友好且未發生過任何重大沖突。目前,中國希望通過2017年習近平總書記對芬蘭進行訪問以及將兩只大熊貓送往艾赫泰里動物園等外交途徑,繼續維持兩國的“特殊關系”。

      此外,相比其他鄰國,中國對待芬蘭的態度似乎十分溫和,與對瑞典的態度形成鮮明的對比。中國駐瑞典大使館在不斷干涉該國新聞媒體的言論,而中國駐赫爾辛基大使館幾乎從不公開評論芬蘭國內的發展。芬蘭總理桑娜·馬林近期在推特上發表了有關新疆的言論,中國大使館也未對此進行回應。

      這就引出了一個問題:中國是否在利用其與芬蘭的“特殊關系”和該國看似中立的立場參與北極事務?

      芬蘭位于冰上絲綢之路的歐洲端,是中國通往歐洲市場的重要門戶。擬議收購該機場并非是中國投資者在芬蘭投資中的唯一大型經濟基礎設施項目。除了生物能源和旅游業。中國投資者還有建設“北極走廊”(Arctic Corridor)的計劃,該走廊是連接芬蘭羅瓦涅米和挪威希爾克內斯的新鐵路。中國“點石基金”(Touchstone Capital Partners)便已表示有興趣參與世界上最長海底隧道的投資,該隧道連接了赫爾辛基與愛沙尼亞的首都塔林。

      然而,中國在芬蘭的投資似乎開始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雖然文章一開始認為該交易取消的官方原因是這一機場十分靠近Rovaj?rvi訓練場,但是這種投資在芬蘭其他地方是否就會被接受,值得我們思考。雖然芬蘭對中國的言辭是正式、溫和與禮貌的,但并不顯眼的芬蘭在對待中國事項時,正與其他西方民主國家穩步保持一致(符合芬蘭與北約的密切伙伴關系等因素)。在香港問題上,芬蘭沒有大驚小怪,就立即同其他西方民主國家保持一致,暫停了同香港的引渡協議,同時該國的5G法案雖沒有直接針對華為或中興通訊,但與歐洲其他國家建立了一樣嚴格的標準,引起了許多人對中國通信企業的擔憂。

      由于對中國在北極問題上的動機的懷疑,中國擴建冰上絲綢之路,以及中國在芬蘭與其他北極國家擁有機場的希望愈發的渺茫了。

      更正:就編輯過程中出現的錯誤,即芬蘭是北約盟國進行更正。芬蘭并不是北約成員國。

       


      翻譯:殷純浠

      閱讀原文



      亚洲中文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久香蕉国产线看观看亚洲不卡,国产亚洲久久久久久久